刮目相看-Amanda篇

告诉你我是个不认输的人,今天让你刮目相看。我没想过就这样被打败,多幸运有你,使我的生命充满希望,从今以后不再垂头丧气走开,当时所有的人都期待我能站起来。

你离开了,我在电视台也辞职了。你有了新女友,我也有了新公司,新车,新公寓,因为银行那笔打算存来结婚的钱,我花去购入属于自己的asset,这2年里,公司的业绩很好,我和partner们都很努力地工作。

我们都为公司感到骄傲,更佩服自己的能力,然而这股力量是你给我的,因为我告诉过你我是个不认输的人。她也许看起来很本事,但今天我令你刮目相看。

刚刚Jackson叩来,谈话中我对他说那天我遇见了Vin。

“那你有令他刮目相看吗?”

“哈哈哈,我不知道,你说呢?”

“肯定后悔得直捶心肝。”

“Maybe.”

“好啦,介绍一首歌给你,曹格的刮目相看,很适合你现在的心情。”

“huh, 你爱上了曹格是吗?小fans噢!如果曹格知道有个doctor是他的fans,不懂他会怎么想,哈哈。”

挂了电话后,他send了那首歌给我,唱功的确不错,Jackson的品味我绝对放心。一切都过去了,但Vin依然在原地踏步。他说我是他事业的跤绊石,这是他给我分手的理由,但重逢时我改变了许多,也进步了许多,但他却和当初一样,依然在叹气怀才不遇,我真的觉得很庆幸,因为我并不是一颗绊脚石 😀

Jackson加油,加油,加油,总有一天我会爱上你,直觉说的!

Comments (2)

To: Vin-Amanda篇

To: Vin

下午4点,打算到Starbuck’s买杯latte,我遇见了你。这应该是我们分手一年多后第一次碰见彼此,地点在我公司楼下,我有着一脸疲惫的神情。

远处看见你,你在埋头对着手提电脑熟练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你的手指。我在犹豫要走上前么?最后,我还是深了一口呼吸,假装看不见你,朝Starbuck’s走去。你,抬头望了我一眼,回头,瞬间,你再次回头,一脸吃惊,然后微笑。

我买了咖啡,坐下来和你闲聊。你说了些你的近况,但你没提起你的女友,一个你为了她而离开我的女人。现在我终于尝了那种巧遇旧情人的滋味,平淡如水,和遇见旧朋友一样,只是参杂些惆怅,但心是平静的。

离开Starbuck’s时,我想了很多我们以前的日子,有开心的也有hurt的。刚才,我没有立刻回家,开着车子不断地在住家附近的花园兜圈子,今天我看见了夕阳西下,心被抽动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后悔过当初你作的决定,但那时我是真的付出了我的爱。遇见你,突然很感激她的介入,因为你们让我更明白什么是爱。希望下次见面,我们能若无其事地谈回从前。

祝你安康

Amanda上

Comments (1)

你 (2)- Amanda篇

“曹格的〈背叛〉实在太好听了。”

从来没想过这句话会从你口中说出,因为你似乎就只有骷髅,孕妇,婴孩,医学片,医学书和医院而已。

昨晚,懒洋洋的家摊了一个下午,我从jusco买了unagi当晚餐。你叩来了,我没接,因为手机在睡房。

不久,guard叩来了,他说有辆车牌WMY 9**9的宝马上门造访。At the same time,我的手机再次响起。“喂,要我在外面暴晒罚站哦?”是你的声音,我认得。

“Well,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小姐,吉隆坡有多大,而且你的harrier那么大辆,不难发现吧?”

“哈哈哈,招了吧,Jewel说的是吗?”

“你开了门再说。”

“你来我家干嘛?”

“嘟。。。嘟。。。嘟。。。”可恶的你,把电话挂了。

5分钟,你到了。你的头发依旧被压得扁塌塌。

“刚刚那个男的还是女的?”

你望着我,这样高水准的开场白,第一次吧?

“和你一样美丽的。”

有时,我讨厌男人的花言巧语,虽然张小娴把它归类为美好的东西。我却认为,那是一个危机,被一个男人爱上,你的一生注定疯疯癫癫,尤其当爱上你的男人是个优秀的男人,那又比普通男人多了分忧心。

“请你去吃个晚餐,如何?”

“哪里?”地点是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因为今天我不想刻意打扮。

“去Ciao好吗?”

我把无施脂粉的脸蛋凑前你拿挂着眼镜的baby face。

“直觉告诉我,那天lunch后,你喜欢我,你想追我是吗?”

“Fantastic,i love your confidence. ”

“Thanks, but…”

“别太多but了,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如果没有vin,我们也许生了一打的孩子,那时你根本不用跑新闻这么辛苦!”

“Respect journalist. ”反应大,因为你提起了一个曾经伤害我很深的男人。

你在我家待了一个小时,我们还是去了Ciao。

晚餐后,你送我回家。

“你和Jewel住两隔壁,很好,至少我可以放心些。”

“放心?我一个人住也住了1,2年啦。”

“现在不同了,因为你身边多了个关心你的人。”

“你的designer girl friend呢?”

“哈哈,做我们这一行,不会给女人很多的时间,尤其那时我的事业还在打拚。”

我感觉到我的心有块石头从很高的山顶上滚下来山脚。这种畅快感,我怕,怕我们之间的火花,也许会燃起。

你临走前,给了我一个很大很久的拥抱,你说我瘦了很多,比起大学时。

“你是个令我特别着迷的女人。”你用手指顺手划了划我的鼻子。

“My brain or my leg?”

“Haha, alright i admit, both. Amanda, may i kiss you? ”

“你不觉得我们很快吗?”

“不会,因为我喜欢你是大学开始的事。”

我什么也没说,轻轻的关上门,走到楼台,发现自己是清醒的。

Comments (1)

designer and speacialist doctor, i wonder- Amanda篇

昨晚我和Jewel在公寓附近喝咖啡聊天,我向她提起你。

“Jewel, 记得jackson吗?今天我去Mid Valley时和他lunch了。”

“噢?当初大学追你的那位?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you know, he is cute le. He got a designer girl friend right? 听说以前跟我同一间U的。”

“No idea, he didn’t mentioned about the designer.”

“Sometimes i wonder, designer and specialist doctor, hmmm…”

“haha, i am wondering too.”

聊着聊着,聊到搬家这一回事。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在Mont Kiara买层楼,把我们现在住着的2个单位,投资也好,租给别人也好。

好大的吸引力,在Mont Kiara买间屋子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太喜欢那里的宁静了。可是上百万的东西,Jewel你还是让我想想吧!

公司的业绩是越走越稳,但我们公司的年龄始终算是幼齿。

婚纱展的road show我个人觉得不太理想,我告诉Jewel如果那时我们那得成那个show,肯定办得有声有色。

因为我们全公司都是女的,你说呢?

Comments (1)

你-Amanda篇

刚去Mid Valley看了婚纱展,回家路途下起了豪雨。曾经熟悉的一组号码,我拨第二次,你接听了。

我说我在你公司附近,你要出来和我一起吃个午餐吗?你说你刚替一名17岁的年轻妈妈接生,婴孩是个女的。几年了,你应该亲手迎接过上百个新生命吧?隔着红色与黄色的电讯网络中,你的语气带点喜悦。

因为我叩你?抑或那是个成功的接生?

最终你还是让我等了你23分钟,你的头发被手术帽压得扁塌塌,顺势替你手梳整齐,我嗅到了那是Polo’s 古龙水,什么model我忘了,但我懂那是在大学里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嗅惯的味道。

如果当年我接受了你的爱,现在我会不会已是个专医夫人?呵!

Comments (1)

最近的日子-Amanda篇

好久没来这里了,生活千篇一律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刚才近来打博时还忘了password了呢!最近公司的业绩,只不过是勉强过得去,有些差强人意,淡季总是这样子,做我们这行,要么就好空闲;要么就忙得连妈妈也不认得。

 对了,June上个月结婚了哦,我,Jewel,Trista,贝贝和Eva送了她一份大礼,就是接受她的辞职信,当个全职太太。那晚出嫁前,我们当姐妹的都哭了,装也补了好几次。June小姐,希望你幸福啦,得空记得多回公司。

贝贝下个月也决定了要去悉尼继续修读她的心理学。她说,这次无论如何,非把澳洲再次看清不可。看似很多的变化,其实我们都能够适应,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大家也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而Jewel和我本人呢,ahem,依然单身。

Comments (3)

晚餐 - Jewel篇

傍晚六点正,从办公室的落地窗,已经发现到Zac那辆黑色的Mazda了。

我在玩火吗?我不知道。纯粹想短期式地找个人来依靠。看来Zac像是一个不会黏人的对象。而那天的事,也像是让我们理所当然地在一起。

上了车,Zac提议到意大利餐厅吃晚餐。沉默了良久,Zac终于开口说,“你不打算多了解我吗?今早那么爽快就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了解?要是你想说,那我愿意听。要是你不想提你的过去,那我也不会问。”

“。。。好,但是我想了解你。” Zac认真地说道。

“要是你可以的话,我很欢迎。但就连我自己,也不认识Jewel。”这是实话,我真的不了解自己。

Zac望了望我,笑说,“Sometimes, i feel the same too。不了解自己在想什么。就像我想和你在一起,也是凭感觉的,没有为什么。”

我有点惊讶,我讨厌甜言蜜语,但那是我觉得Zac那句话,很感性。有可能这次可以破我三个月的限期。。

到了意大利餐厅,我们点了餐后,开始闲聊。聊我们大学时期的趣事。

原来Zac曾在英国修读商学系,妈妈是马来西亚人,爸爸是英国人,现在在马来西亚定居。父亲从事酒厂,但他不想继承父业,想独自出来闯。

晚餐后,Zac送我回家。

“Wanna come along?” 我邀约道。

“Sure if you don’t mind。”

按下15楼的键,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Zac悄悄地牵起我的手,我也顺势靠在他的肩膀,宽大的肩膀,像是我的靠山一样,有种安定的作用。

打开大门,让灯光流泻。“Whoa, your house is like a showroom!” 这是Zac对我家的第一个印像。”Make yourself at home, i go and do some coffee。” 旋身走进厨房,留下他四处走走。

捧着香味四溢的咖啡,Zac在我最爱的阳台,眺望夜景。

“You’ve got a nice view here。”Zac赞叹道。他抱着我,坐在懒椅上,静静地望着一片灯海。

Zac蜻蜓点水似的吻了我,问,“Can you sing for me?”

把手攀着他的脖子,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今夜,我容许我撒娇。

清唱着Mandy Moore的Only Hope

“There’s a song that’s inside of my soul,
It’s the one that I’ve tried to write over and over again….”

夜,很美。

Comments (3)

请假-贝贝篇

今天请了一天假,其实也不算是休假,还是得留在家里对着电脑,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又有新的企划,还得想新的idea,再加上新客户的诸多留难,真想大力拍桌子说声:“我不干了!”奈何公司是自己和其余姐妹们的,不能那么任性,只好委屈求全,将就一下。

就在我发唠叨与发呆的同时,MSN有讯息传来,是Gen,我在网路上认识的网友,我们很谈的来,非常投契。

Clickmessage box,“喂,你的personal message,不开心吗?什么事?”

“没有啦,还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没有什么大件事。”

“真的吗?”

“是啦,骗你干吗?”

send你一首歌。”

Gen 随后send了一首歌给我。

“为什么send这首歌给我?”我问到。

“你不觉得这首歌很好笑吗?”

“不觉得,我很讨厌这首歌,每次听到都觉得烦。”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一定要把这首歌重复听到你睡为止。”

“要吗?很烦咧。”

“不管。”

就这样我们聊了一个下午,而新的企划我什么也没做。

至于那首歌,我根本听也没听,更甭提重复听到睡为止。不过有Gen的陪伴,我的下午的确好过一点,至少我不会为了企划而烦一整天。

有点饿了,那一群女人应该下班了,找他们吃饭吧。少了我一天,他们应该并不好过。什么开心不开心的,who cares

发表评论

恋爱的季节-Amanda篇

很快啊,NARC告一段落了,昨天接到大学同学Yu的电话,告诉我她要结婚了,希望我出席她的婚礼。

这个月,已是我收到第4个的红色炸弹了。朋友们,渐渐的成双成对,恋爱的恋爱,结婚的结婚,令人羡慕极了。其实也没什么,孤独和寂寞我都不想套在自己身上,至少Vin离开我时,我不再害怕一个人睡在大大的双人床,反正工作量多了,睡眠自然就成了附属品,累了就会想睡,脑袋没有半点空间思想别的事情。

回忆起以前我是多么的天真,那时和死党们还没成立这间广告公司,我在电视台新闻组当记者,有时候一个人躺在房间,深怕第三世界的灵异会突然出现,也怕黑暗的环境会突然侵蚀,即使很累,都不敢闭上眼睛,直到等Vin工作回来,再紧紧地抱紧我入眠。

可是,渐渐的他哄我睡觉的耐心越来越减缓,侧身拥抱我身躯的紧度越来越松弛,我明白他要离开了。Vin的离去,那班死党让我知道友情的可贵。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和Jewel都感慨工作上的裹足不前,发挥空间不大,于是便有了合股开公司的念头。我们的感情很要好,很知心因为我们经历过很多成长,挫败时,她们总很体贴的给我指引。

是时候找个人过下半辈子了。可是,我该选谁?

发表评论

我们的爱-贝贝篇

今天忙了一整天,送了Eva回家后,就直接打道回府。回程中电台正在播放F.I.R的歌‘我们的爱’。我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

我和前男友Kin坐在车里,两人不发一言,我望向车窗外,他则注视着前面长长的车龙。我们又吵架了,最近吵架吵得很频繁,现在连一桩小事也可以吵得翻天覆地。刚才在排队买戏票的时候气氛已经不太好,应该是他新接的case有问题。看见他好像很不情愿的赴约,我也开始生气了。从排队到晚餐再到逛街等电影开场,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谈话。

终于,在进电影院之前他先开口了:“你一整个晚上摆臭脸是什么意思?我在公司忙了一整天,放工后想要有些娱乐,可你却一脸不高兴,你到底想怎样?”

“什么怎样,如果你觉得陪我看电影是很费时的事,那么你就别答应我出来。”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我原本可以不理你回家继续忙我的事,但是为了陪你我才放下工作,你还想怎样?”

“我可以怎样?大少爷?”

“算了,看电影吧,要开场了。”

Kin不愿再吵下去,大步迈向戏院门口,我唯有跟上。两个摆着臭脸的人进入戏院,我低头不语,trailer 和广告再播些什么我也不懂。就在戏院的椅子还没坐暖的时候,他便接到表哥的电话,有事要他帮忙,我们只好提早离开。其实提不提早离开也一样,我根本不懂电影在做些什么。

在车上我们都保持沉默,Kin先打破僵局:“你应该累了,歇一会儿,到家我再叫你。”

“不用了,我不想睡。你不是要去找你表哥吗?”

“送你回家后我再过去。”

随即,又是一片沉默。

星期五的夜晚大家都准备狂欢,所以街道上车辆特别多,就连从停车场到大路也非常堵塞。我望向车窗外,他则注视着前面长长的车龙,车上播放着当红的新人组合F.I.R的‘我们的爱’。

低下头强忍着泪水,开始觉得我们的爱过了就真的不再回来,我们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Kin又开口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到底在想什么?我真的越来越迷惑了!”

“算了,别再讲了。”

“那就算了吧!”

随即,又是一片沉默。原本只有15分钟的车程因为塞车的关系变成了半个小时,一路上我的心都很疼,担心他就要开口说出分手两个字。与此同时,我又希望车程可以再长一些,或许我就能鼓起所有的勇气向他道歉。

结果,他没说分手,我也没道歉,就这样撑到了家。

“好好休息吧。”Kin说。

“嗯,拜拜。”

我不想望着他离去,只好赶快逃回家中。泪已悄悄的落下。

思绪停顿在这里,我已回到家了。不尽苦笑自己当时的任性,这首歌成了我的回忆,而Kin,成了我生命里其中一个过客,我们已成为过去式。

拎了包包,拿出锁匙,打开家门,也同时打开了记忆之门,看来今晚我会在缅怀过去中度过。。。

发表评论

第十章

大清早,便看见Amanda出现在Starbucks了。过了没多久,Jewel也到了。Amanda神色有点暧昧地望着Jewel,问昨天怎样了?

能怎样?还是你想怎样?”Jewel答道。

什么事都没发生?

没有,你想太多。

是吗?。。你们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Jewel无所谓地喝她的咖啡。

不知道就是有了~~呵呵~~”Amanda像是诡计得逞地笑道。这时其余的5美女也陆续到了。

Amanda清了清喉咙,对其余的人说,告诉你们一件大事,Jewel恋爱了!

去你的,什么恋爱?我才没那么梦幻。”Jewel瞪了瞪Amanda

什么?啊~~难道是那时那两位帅哥的其中一个吗?

真的?是谁啊?我们的客户吗?”June问道。

Amanda点点头,说“NARC的企划部总监,Zac

哦。。那个金毛。不过还蛮称的。。贝贝搭腔道。

哇。。真的?听说还蛮有钱的。。真好。。”Trista像在幻想似的说道。 

这时她们说的男主角,已经出现在门口了。

天,你们够了没?十划都没有一撇。我们应该还算。。朋友。”Jewel说道。

谁和你是朋友啊?难道昨晚你在发梦吗?金发男子用标准的华语说道。

啊~~难道?!我和Trista一样,嘴巴都成O型了,Amanda,贝贝和June则露出一副暧昧的表情。

你们不要想太多啦!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回去了吗?

我去泊车而已,看来我错过很多东西了~

咳、咳贝贝轻咳了一下嗯。。我们还有东西要做,先回公司了。。说完便和Amanda她们走人了。

喂。。。”Jewel看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有点凄凉的感觉。。

“Aren’t we couple金发男子问。

“Are we”Jewel反问。

“Ok,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金发男子郑重地问。

嗯。”Jewel像谈论天气似的语气,让人察觉不出她在想什么。

我还有事要忙,先回公司了,有什么事call我。bye说完Jewel就打算离开了。

“Wait, dinner tonight金发男子问。

Jewel回头,给了一个媚力十足的笑,点了点头。随后,金发男子付了帐,也离开了。

唉。。。真是金童玉女啊。。  

Comments (1)

4个人的网球 - 续篇

淡淡的古龙水味,额头冰冰的,很舒服。。。

轻轻地挣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医院吗?

“醒啦?” 不算熟悉的声音。我猛然跳起。“Zac? What the hell?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Zac半裸着上身,用毛巾搽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我们现在的状况,有点~~暧昧。

“Excuse me, this is my house, and this is my room, and you are now sitting on my bed。”Zac气定神闲地说,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容。

“Sorry。”自知理亏,我还是走吧。走没两步,一阵昏眩感袭来。难道贫血又犯了吗?

“该死的,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乖乖躺好!而且现在已经一点了,你要跑去哪里?!”Zac一把捞过我的身体,把我抱回他那偌大的双人床。小心翼翼地为我盖上棉被,把刚才掉了的冰袋放在我的额头上。

“医生说你有贫血,有贫血就在家乖乖待着,还答应打什么网球!” Zac看似生气地说道。

“是你说企划案有问题要讨论的。。。” 我有点受宠若惊,呐呐的回道。

“啊。。那是骗你的啦!只想叫你们出来而已。。” 一改之前的气焰,Zac告诉我实话。

看着Zac好看的脸庞眉头深锁,焦虑的样子,我疑惑了。。

“干嘛对我那么好?你大可把我丢在网球场,让Amanda或者Jason抬我回去,为什么是你?”

检视着我的额头的手顿了一下,他给了我一个理由。“是我打伤你的。Sorry。”

沉默。。空气在我们之间冻结,尴尬逐渐蔓延。。我选择闭上眼睛,享受一下他那似虚幻的温柔。。

突然间,感觉他的唇瓣覆上我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那灵巧的舌尖,已橇开我的贝齿,有点急切,但又温柔地吻着我。

本想推开,但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小的声音,鼓吹着我那沉静已久的感觉。。就让我小小地放纵吧。。

感觉Zac的手悄悄地覆上了我的胸脯,我及时把我的理智唤回,把Zac推开,结束了那煽情的吻。

“嗯。。我该走了。。” 理智告诉我,我在玩火。现在还来得及抽身。

“不,please stay,刚才我太急躁了,sorry。你今晚就睡这里,我保证不会碰你,I promise。” Zac语带歉疚地说道。

“那。。。好吧。。U better keep your promise. If not.. u will know the consequences。” 我笑着威胁道,试图化解尴尬。

Zac钻进我身边的位置,从背后圈住我的腰身。“I will just hug u..” Zac在我的耳际说道。

冷冷的夜,有他暖暖的身体,和淡淡的古龙水伴我入眠。

Comments (2)

4个人的网球-Amanda篇

“Amanda, get ready. We have to go for tennis today.” 我还沉溺在睡梦中,收到了Jewel的简讯。

“How come? I asked you call to cancel what.” 该死的Jewel,我只想在周末好好的赖在床上,哪里都不去。

“He told me the media plan need to discuss again later. Fetch you on 7:40 sharp.” 什么嘛?Media plan出了问题?没办法,只好,一,二,三,起床!

7:40am,Jewel的Honda Jazz已在公寓楼下等候我了。我打着哈欠,缓缓地在Jewel的车塞了我上次一口气买下了7个蔡健雅最新的精选集。

“Amanda,你买给我的这个CD真的很好听,我喜欢她的声音,尤其是那首Yellow。”看来Jewel一点都不感觉疲倦。

“Jewel,我2天没睡了,昨晚做了整晚那个copywriting和survey的proposal。我在凌晨5点才睡。”习惯熬夜,显然是个不良行为。

“唉,算啦,反正你都不用睡的,等下想去找回上次那个La Mer的Alice,买罐moisturing cream ,你的用完了没?”

“上次那罐,差不多了。”

“别做得那么累,睡眠很重要,你这样用工作麻醉自己,别说1罐,买够100罐La Mer的moisturing cream也无补于事。我真的觉得你必须勇敢面对,不是这样用工作逃避。”

“Jewel,今天的天气很好。我们把冷气关上,开窗口呼吸新鲜空气吧。”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露珠和青草的味道,很清新。

原来星期六去公司的路途,是那么顺畅无比。比较平时的车水马龙,今天的确让人心旷神怡。通畅无阻的LDP,很有放假的味道。放假?我好像很久没放假了。不懂在美国念书的弟弟如何?每天skype和msn都不见他的人影。

5分钟,到了公司。Zac的Mazda RX-7已在Starbucks前等候。

“Zac, do u know your car is illegal? According to JPJ rules, u cant cover all the windows with black colour.” 我望着Zac那辆全黑的车摇摇头。

“哎呀,人家有钱,中罚单罚款又如何?不过车拿去人道毁灭,我的心还蛮爽的,嘻嘻!”Jewel小声地在我耳边说。

“嘻嘻!对啊对啊,现在听起来也很暗爽。”我点头认同。这个Jewel,爱上他的话,你就知道活该怎么写。

“你们说什么?”Zac突然回头望着我们。

“喂,人家会听华语的啦。Shit。”Jewel瞪大眼睛望着我。我偷笑,直觉告诉我,他们之间会产生化学作用。

Jason和Zac的球技称得上ok,我和Jewel配合的天衣无缝。想当年,我是个黄毛小子,当起了网球队的队长,网球队与我来说,有种熟悉的感觉。我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得很好,因为当年教练是有意把我们训练成出色的专业网球员。

也许太久没接触网球,或也许Zac的必杀技太狠了,竟然打中Jewel的头,看见Jewel:“啊!”了一声,痛苦地倒在地上,我们3个慌着了。

“Zac, Jason, she fainted !!!” 我也被惊吓了,毕竟Jewel是贫血的,从高中时她是比较敏感的。

Zac二话不说,把Jewel抱起了,上了他的车绝尘而去 。把Jewel交给他,我希望是个明智的选择。他们两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Zac的眼神告诉我,他对Jewel有莫大的吸引力。Jewel的性格我最清楚,认识了她十多年,她怎么想我也懂。

“Have a coffee, pretty. Jewel will be alright.”

“Yup, Zac will take care of her.” 我和Jason对视,不禁大笑。我们两人葫芦里在卖药。

发表评论

4个人的网球-Jewel篇

星期六。

我和Amanda一身纯白色的网球装, 让我们忆起高中时代一起加入的网球社。 我们七人也真得很久没出来一起打网球了~~

该死的。。 本想cancel掉今天的约会。。 怎知道Zac竟然说有关于那Media Plan的事情要讨论,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碍于他是client,我们还是得给他面子。。 算了,反正也真得很久没碰网球了。细想想,这还真是我报仇的机会呢~~~

早上八点钟,Zac和Jason已经在Starbucks等候了。

坐上Zac的Mazda RX-7,我们四人浩浩荡荡地前往Rahman Putra Club。

我们决定打双打。 我和Amanda 对垒 Zac和Jason。

三年的网球社不是盖的,我和Amanda的球技都有一定的水准,默契也配合得极佳。我承认我还蛮记仇的,尤其是对于思想幼稚的鸟人。所以我球球都瞄准Zac的要害。。 但可恶的事,他们俩人的球技也不错,完美的避过了我每一技必杀球。可恶呐~~

基本上我对好看又聪明的男人完全没有抵抗力,而Jason可真算得上是男人极品,认真的男人还真好看~~

之后,Amanda提议交换partner,“Jewel,你和Zac一组吧!”

“啊?” 什么?我正想反对,谁知Zac已经和Amanda 交换位置了。该死的Amanda,你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啊?

显然我和Zac默契烂得可以,几乎球球都落单。

“What the hell are u doing? U supposed to guard there right?” 我骂道。

“I thought u are going to get the ball though, what if i accidentally hit u?” Zac回嘴。

“哼,Amanda,换人!” 呵~~终于让我换回来了吧~~

显然我和Jason的默契好得多了,打得还挺顺手的~

不时偷望着Jason,啊~~好看的男人还真百看不厌啊~~

一时闪神,回头时已经来不及了,Zac的必杀球已经近在眼前。

一阵剧痛,眼前一片黑暗。。。

发表评论

第九章

“Hi girls, I am back!”

满面春风的贝贝带着她的高分贝走向正在讨论着新企划的女人堆。她放下手上的大包小包,走到我面前,“Hi Jones, caramel macchiato please. Oh yeah, chocolate cheese cake as well。”

“No problem。”

贝贝看起来心情真好。我送上她点的东西,只见6个女生在忙着从袋子里找寻属于自己的手信。开始有一点吵架的现象,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连忙放下东西逃离她们,以免殃及池鱼。

“为什么我的那么小盒?”

“这个design很不美咧!”

“有别的颜色吗?”

“放假了一个月只买了那么少手信给我们?”

“Jewel,我跟你交换手信。”

“我不要被你的紫色荼毒!”

受不了了,难怪大家都说三个女人可以组成菜市场。只见贝贝泰然自若的喝了一口咖啡,双手环胸,冷酷的说:“我买的只有这些,不喜欢的话可以还我。”。只见其他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下手信。

贝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奸笑,“别忘了我是什么系毕业的,想乘机从我身上多掠一些礼物?我会吗?”

“是是是,心理学家,你可真是机关算尽,谁也占不了你的便宜,你不应该是心理学毕业的,应该是会计系的!”Amanda不尽用她公关系的伶牙俐齿还以颜色。

伴随而来是大伙的笑声,女人啊女人。

“有艳遇吗?”Trista露出了她八卦的本色。

“不是说有新企划要我赶回来帮忙吗?现在还有空说这些,刚才看你们在热烈的讨论是假的吗?不然现在我继续被剥削的假期,去一趟米兰时装节?”贝贝果然是狠角色。

但是June也不是盖的,:“一定是身有屎,你的性格我们还不懂吗?一定是瞒着我们,你现在不说没有关系,下班后你就有的好受!”

“放马过来!”

随即又是一阵笑声。

“这里不是开会的好地点,回到meeting room谈比较好。”Jewel提议着。女人们开始收拾东西,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原来这么久不见贝贝,她去了旅行。只记得最后一次我看见贝贝是她拿着手机流泪的样子。我很想上前追问贝贝,有手信给我吗?嘿嘿。

Comments (2)

短会-Amanda篇

早上7点准时起床。今天天气很好,我打开了窗户,用力的吸了新鲜的空气。打开冰箱,发现鲜奶喝完了。

扭开了收音机,听着早上我喜欢的新闻时事节目。哎,又是些无聊的政治人物掀开骂战,简直比我们办公室里那7个女人还厉害。

嗯,昨天去了1U在Forever 21买了一袭连身裙,是我钟爱的火红色,有点低胸,不过剪裁倒是很合身。最近,胃口大了,连身裙的尺码也买了大一号,是M size,该死的Amanda。

到了公司,看见Jewel穿了和我成反比的休闲服。白色polo-t配上次我们一起买的Levi’s Princess Cut Limited Edition。

“小姐,今天周末吗?穿那么休闲。而且今天好像和NARC的Zac,Jason喝咖啡。”我打量着她一身和我不成比列的装扮。

“噢。。。哎,不过也算了,他又不是大人物。”很显然的她已经忘记了今天的约会。

“小姐,这是基本礼貌,OK?”Advertising出身的,真的有自己一套奇怪的想法。

“走吧,下去,到时间了。不懂找我们什么事?”我拉着Jewel的手下去了Starbucks。

不错,Zac,Jason已坐着等候了。

“Is there anything wrong about the plan?”我问Zac。

“No no no, today is just ask you all out for a coffee.”Zac笑着。我和Jewel没好气地互视。你以为每个人像你这么的空啊?你们外国人的清闲工作style很不适合我们。Jewel这个笨蛋,竟然叽咕的说了埋怨的话。我和Jason偷笑,Zac望着她,收起了平时的骄气。

“这个星期六一起打网球,OK?”那个Jewel显然说错话了,我必须这样打圆场。不过,我应该会在打网球的前一天cancel,嘿嘿。星期六哦,才不要浪费在他们的身上。

Jewel拉着我的手离开了Starbucks。今天我怎么了?做任何事都没精神。还是回公司继续工作算了。我们和NARC的meeting大概也到了Creative那一part。Copywriting那一part,我是负责中文,Jewel负责英文。10个proposal,是的10个,其实也不难,反正灵感到时,很快就能完成了。我反而担心budget那一part,毕竟这是个新产品。也许应该向Zac拿几个回来派给Target Audience试用。不过这种事,当然是叫Jewel去做,嘿嘿,刚才都差不多亲嘴了。反正Jewel和Zac,嗯,不错!很不错!一个像Jewel那样直性情(每次总要我去打圆场)的大小姐,希望那个Zac先生可以制伏她。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

第八章

今天店里来了两位帅哥,一个是混血儿,一个是英俊的亚洲人。他们的出现,不只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就连店里的一些年轻小姐们,也开始议论纷纷。。唉。。帅就是有这点好处呐~~

看样子,他们像是在等人。等女朋友吗?我不禁想。。

这时,Jewel和Amanda同时出现,便向那两位帅哥走去了。Jewel今天的装扮,令人有焕然一新的感觉,看来她还蛮适合中性的打扮。Amanda依然是一身性感的低胸连身裙,完美地展现她姣好的身材。那两位帅哥是她们的男朋友吗?是也不足为奇,俊男美女,是最完美的配搭嘛。。

才短短三分钟,就只看见Jewel拉着Amanda,匆匆离开了。

好奇心驱使,我假装收拾帅哥邻桌的杯盘,试图偷听他俩的对话 :P

“你对她有兴趣?” 东方帅哥问。

“What do u think?” 混血儿露出了一个叵测的笑容,说“I’m looking forward for this sunday.”

他俩相视而笑后,便离开了。

啊~~好好奇这星期天他们要干什么啊~~

发表评论

短会-Jewel篇

一件白色polo-T,Levi’s princess cut limited edition,Nike Air Max,和简单俐落的马尾。

好久没做那么随性的装扮了,今天难得心情好~~

到了公司,Amanda张口结舌地望着我说,“不是说要穿得性感一点的吗?”

“啊?。。。啊!对!今天要见那个王八蛋!。。唉,算了,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我摇摇手,敷衍了事。

上午十一点正,Zac 和Jason已经在Starbucks等候了。

“Hi, pretties。”Zac不正经地说道。“Hi,”bastard,我心里咒骂道。Jason则微笑向我们打招呼。

“Is there anything wrong about the plan?”Amanda问道。

“No no no, today is just ask you all out for a coffee.” Zac笑着说道。

“什么嘛~~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得空吗?死王八鸟人。。”我嘀咕道。显然我的嘀咕太明显了,Amanda和Jason同时在偷笑。呵呵~~Jason偷笑的样子还真好看呐~~

“你是在欺负我听不懂吗?”Zac突然逼近我的脸庞,标准的华语,和深邃的蓝色眼睛,那一刻,我有两秒钟的闪神,不会吧~生气了?我心想。。

“啊哈。。原来你听得懂呀~~失敬、失敬~~” 企图缓和尴尬的气氛,我打趣道。但显然失败了。。

“嗯。。啊,这星期天你们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去打网球吧?”Amanda急忙跳出来圆场。“好啊,反正我们有空。”Jason也帮腔道。

“对呀对呀~~哦,那就这样决定了哦~~啊!我忘了我有个重要客户要见,先走咯~~Bye Bye!” 我拉着Amanda,逃离他那灼人的视线。。

发表评论

会议-Amanda篇

“刚才不用那么激动吧?怎样人家都是老板。我不拉着你,你会不会真的跟Zac吵?”我和Jewel朝着会议室对面的露天停车场走去。

“可是什么年代了?还搞什么gender issue,我好歹是first class honour出身的,妈的,真想让他知道我穿几号鞋!”Jewel咬牙切齿的表情很是好看。看来,这个Mr Zac倒是个不错的对手。

“你明白吗很多时候,真的client至上,我们现在要别人签我们咧,你还要跟人家过不去?”我轻轻的作了个样拍了拍Jewel的头。

“懂啦,公关小姐。”我瞪了她一眼,她调皮的望去另一边。基本上,我的确是公关系出身的,但是,不是你们想的PR小姐。况且,我现在在公司,像打杂一样,什么都做,什么都牵涉。单身就有这个好处,我真的爱工作。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可以温柔的提醒client我们是有实力的。See?”我挑起左眼,给她个阴险的微笑。

“Walaueh…有什么plan?”Jewel很有兴趣的望着我。这个Jewel,去了新加坡两天休假,什么都没买,倒学到了一句很Singapore的口头禅。

“Zac约了我明天11点上午,公司对面的starbucks喝咖啡,不懂他耍什么花样?你要去吗?”

“也好。那我建议你现在想好明天穿什么性感衣服,越低越好,你懂啦,性感好办事。”

“Walaueh…”我学她这样说道,两人不约而同的笑弯了腰。

艳阳照射,心情闷闷的,真不想工作。马路上天天都在塞,坐在Jewel宝蓝色的Jazz,听着蔡建雅的yellow,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明天的事,明天再算。以后的meeting,以后再算。

发表评论

会议-Jewel篇

今天第一次和NARC的企划部打交道。

今天出席的人也只有三个人。NARC企划部总监-Zac,副总监-Jason,和总监助理-Nic。听说,NARC的企划部总监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所以今天的会议我和Amanda倒真是有备而来。

下午一点正,NARC的人也准时到了会议室。Zac是一个混血儿,长得很俊俏。Jason是亚洲人,但有着与亚洲人不同的气质,他们俩都有一种。。很冷酷,不好亲近的感觉。而Nic给人感觉很亲切,像个太阳似的,和他的上司截然不同的感觉。

我和Amanda自我介绍后,就开始present我们初步的media plan。

当我们在present的时候,我习惯注意client的小动作。Jason很专注的听我们的企划案,Nic则努力地记下重点。而那个总监,则不时地东张西望,taping fingers,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实在另我很想冲上前一拳揍过去的感觉。但经验让我完美地把情绪掩饰起来,忍住自己的急性子。。。

半个小时过去。我们也终于完成了presentation。Jason挑了一些重点问题,而我们也一一回答了。

“I can’t imagine why they allowed women to handle the proposal. Don’t they understand this is a guy game? Is a guy kinda thing right? What can they do? Ruin up the NARC market in Malaysia?” Zac很不给面子地嘲讽道。

“Their media plan is ok, and there’s also another advertising agency handling this project as well. And we gonna decide which agency to go for.” Jason说道。

“Excuse me, Mr Zac, I’m sure there’s no gender issue in handling projects. It’s about capability. And we are sure that we are capable to handle this project well.” 我努力地克制自己的脾气说道。

“Oh? Is it? Oh, sorry, I can’t even remember your name. You are..?” Zac挑眉问道。

“Jewel. Strategic Planner in X-Creative Corporation. You better remember my name, Mr Zac. Because i’m pretty sure that you are going to co-operate with me for this project.”  经他那么一击,我就越要拿到这个project!

 “Ok, MS JEWEL, let’s see then.” Zac轻佻地笑了一笑。

“你。。。”我真的。。很想揍他一拳!Amanda这时拉着我的手肘,让我及时恢复理智。否则。。

“Jewel and Amanda, your media plan is good, we are looking forward for the rest of the planning. Thanks. We’ll call you all for the next meeting.” Jason这时说道。看来这个副总监还不错。。。不像那个混蛋!

Amanda回道,“Thanks, we will try our best.”

我几乎是瞪着Zac “目送”他们出会议室的。送走了他们,我有种死了千万个细胞的感觉。该死的!#$℃%$§×

发表评论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