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目相看-Amanda篇

告诉你我是个不认输的人,今天让你刮目相看。我没想过就这样被打败,多幸运有你,使我的生命充满希望,从今以后不再垂头丧气走开,当时所有的人都期待我能站起来。

你离开了,我在电视台也辞职了。你有了新女友,我也有了新公司,新车,新公寓,因为银行那笔打算存来结婚的钱,我花去购入属于自己的asset,这2年里,公司的业绩很好,我和partner们都很努力地工作。

我们都为公司感到骄傲,更佩服自己的能力,然而这股力量是你给我的,因为我告诉过你我是个不认输的人。她也许看起来很本事,但今天我令你刮目相看。

刚刚Jackson叩来,谈话中我对他说那天我遇见了Vin。

“那你有令他刮目相看吗?”

“哈哈哈,我不知道,你说呢?”

“肯定后悔得直捶心肝。”

“Maybe.”

“好啦,介绍一首歌给你,曹格的刮目相看,很适合你现在的心情。”

“huh, 你爱上了曹格是吗?小fans噢!如果曹格知道有个doctor是他的fans,不懂他会怎么想,哈哈。”

挂了电话后,他send了那首歌给我,唱功的确不错,Jackson的品味我绝对放心。一切都过去了,但Vin依然在原地踏步。他说我是他事业的跤绊石,这是他给我分手的理由,但重逢时我改变了许多,也进步了许多,但他却和当初一样,依然在叹气怀才不遇,我真的觉得很庆幸,因为我并不是一颗绊脚石 😀

Jackson加油,加油,加油,总有一天我会爱上你,直觉说的!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2)

To: Vin-Amanda篇

To: Vin

下午4点,打算到Starbuck’s买杯latte,我遇见了你。这应该是我们分手一年多后第一次碰见彼此,地点在我公司楼下,我有着一脸疲惫的神情。

远处看见你,你在埋头对着手提电脑熟练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你的手指。我在犹豫要走上前么?最后,我还是深了一口呼吸,假装看不见你,朝Starbuck’s走去。你,抬头望了我一眼,回头,瞬间,你再次回头,一脸吃惊,然后微笑。

我买了咖啡,坐下来和你闲聊。你说了些你的近况,但你没提起你的女友,一个你为了她而离开我的女人。现在我终于尝了那种巧遇旧情人的滋味,平淡如水,和遇见旧朋友一样,只是参杂些惆怅,但心是平静的。

离开Starbuck’s时,我想了很多我们以前的日子,有开心的也有hurt的。刚才,我没有立刻回家,开着车子不断地在住家附近的花园兜圈子,今天我看见了夕阳西下,心被抽动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后悔过当初你作的决定,但那时我是真的付出了我的爱。遇见你,突然很感激她的介入,因为你们让我更明白什么是爱。希望下次见面,我们能若无其事地谈回从前。

祝你安康

Amanda上

Comments (1)

你 (2)- Amanda篇

“曹格的〈背叛〉实在太好听了。”

从来没想过这句话会从你口中说出,因为你似乎就只有骷髅,孕妇,婴孩,医学片,医学书和医院而已。

昨晚,懒洋洋的家摊了一个下午,我从jusco买了unagi当晚餐。你叩来了,我没接,因为手机在睡房。

不久,guard叩来了,他说有辆车牌WMY 9**9的宝马上门造访。At the same time,我的手机再次响起。“喂,要我在外面暴晒罚站哦?”是你的声音,我认得。

“Well,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小姐,吉隆坡有多大,而且你的harrier那么大辆,不难发现吧?”

“哈哈哈,招了吧,Jewel说的是吗?”

“你开了门再说。”

“你来我家干嘛?”

“嘟。。。嘟。。。嘟。。。”可恶的你,把电话挂了。

5分钟,你到了。你的头发依旧被压得扁塌塌。

“刚刚那个男的还是女的?”

你望着我,这样高水准的开场白,第一次吧?

“和你一样美丽的。”

有时,我讨厌男人的花言巧语,虽然张小娴把它归类为美好的东西。我却认为,那是一个危机,被一个男人爱上,你的一生注定疯疯癫癫,尤其当爱上你的男人是个优秀的男人,那又比普通男人多了分忧心。

“请你去吃个晚餐,如何?”

“哪里?”地点是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因为今天我不想刻意打扮。

“去Ciao好吗?”

我把无施脂粉的脸蛋凑前你拿挂着眼镜的baby face。

“直觉告诉我,那天lunch后,你喜欢我,你想追我是吗?”

“Fantastic,i love your confidence. ”

“Thanks, but…”

“别太多but了,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如果没有vin,我们也许生了一打的孩子,那时你根本不用跑新闻这么辛苦!”

“Respect journalist. ”反应大,因为你提起了一个曾经伤害我很深的男人。

你在我家待了一个小时,我们还是去了Ciao。

晚餐后,你送我回家。

“你和Jewel住两隔壁,很好,至少我可以放心些。”

“放心?我一个人住也住了1,2年啦。”

“现在不同了,因为你身边多了个关心你的人。”

“你的designer girl friend呢?”

“哈哈,做我们这一行,不会给女人很多的时间,尤其那时我的事业还在打拚。”

我感觉到我的心有块石头从很高的山顶上滚下来山脚。这种畅快感,我怕,怕我们之间的火花,也许会燃起。

你临走前,给了我一个很大很久的拥抱,你说我瘦了很多,比起大学时。

“你是个令我特别着迷的女人。”你用手指顺手划了划我的鼻子。

“My brain or my leg?”

“Haha, alright i admit, both. Amanda, may i kiss you? ”

“你不觉得我们很快吗?”

“不会,因为我喜欢你是大学开始的事。”

我什么也没说,轻轻的关上门,走到楼台,发现自己是清醒的。

Comments (1)

designer and speacialist doctor, i wonder- Amanda篇

昨晚我和Jewel在公寓附近喝咖啡聊天,我向她提起你。

“Jewel, 记得jackson吗?今天我去Mid Valley时和他lunch了。”

“噢?当初大学追你的那位?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you know, he is cute le. He got a designer girl friend right? 听说以前跟我同一间U的。”

“No idea, he didn’t mentioned about the designer.”

“Sometimes i wonder, designer and specialist doctor, hmmm…”

“haha, i am wondering too.”

聊着聊着,聊到搬家这一回事。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在Mont Kiara买层楼,把我们现在住着的2个单位,投资也好,租给别人也好。

好大的吸引力,在Mont Kiara买间屋子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太喜欢那里的宁静了。可是上百万的东西,Jewel你还是让我想想吧!

公司的业绩是越走越稳,但我们公司的年龄始终算是幼齿。

婚纱展的road show我个人觉得不太理想,我告诉Jewel如果那时我们那得成那个show,肯定办得有声有色。

因为我们全公司都是女的,你说呢?

Comments (1)

你-Amanda篇

刚去Mid Valley看了婚纱展,回家路途下起了豪雨。曾经熟悉的一组号码,我拨第二次,你接听了。

我说我在你公司附近,你要出来和我一起吃个午餐吗?你说你刚替一名17岁的年轻妈妈接生,婴孩是个女的。几年了,你应该亲手迎接过上百个新生命吧?隔着红色与黄色的电讯网络中,你的语气带点喜悦。

因为我叩你?抑或那是个成功的接生?

最终你还是让我等了你23分钟,你的头发被手术帽压得扁塌塌,顺势替你手梳整齐,我嗅到了那是Polo’s 古龙水,什么model我忘了,但我懂那是在大学里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嗅惯的味道。

如果当年我接受了你的爱,现在我会不会已是个专医夫人?呵!

Comments (1)

最近的日子-Amanda篇

好久没来这里了,生活千篇一律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刚才近来打博时还忘了password了呢!最近公司的业绩,只不过是勉强过得去,有些差强人意,淡季总是这样子,做我们这行,要么就好空闲;要么就忙得连妈妈也不认得。

 对了,June上个月结婚了哦,我,Jewel,Trista,贝贝和Eva送了她一份大礼,就是接受她的辞职信,当个全职太太。那晚出嫁前,我们当姐妹的都哭了,装也补了好几次。June小姐,希望你幸福啦,得空记得多回公司。

贝贝下个月也决定了要去悉尼继续修读她的心理学。她说,这次无论如何,非把澳洲再次看清不可。看似很多的变化,其实我们都能够适应,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大家也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而Jewel和我本人呢,ahem,依然单身。

Comments (3)

晚餐 - Jewel篇

傍晚六点正,从办公室的落地窗,已经发现到Zac那辆黑色的Mazda了。

我在玩火吗?我不知道。纯粹想短期式地找个人来依靠。看来Zac像是一个不会黏人的对象。而那天的事,也像是让我们理所当然地在一起。

上了车,Zac提议到意大利餐厅吃晚餐。沉默了良久,Zac终于开口说,“你不打算多了解我吗?今早那么爽快就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了解?要是你想说,那我愿意听。要是你不想提你的过去,那我也不会问。”

“。。。好,但是我想了解你。” Zac认真地说道。

“要是你可以的话,我很欢迎。但就连我自己,也不认识Jewel。”这是实话,我真的不了解自己。

Zac望了望我,笑说,“Sometimes, i feel the same too。不了解自己在想什么。就像我想和你在一起,也是凭感觉的,没有为什么。”

我有点惊讶,我讨厌甜言蜜语,但那是我觉得Zac那句话,很感性。有可能这次可以破我三个月的限期。。

到了意大利餐厅,我们点了餐后,开始闲聊。聊我们大学时期的趣事。

原来Zac曾在英国修读商学系,妈妈是马来西亚人,爸爸是英国人,现在在马来西亚定居。父亲从事酒厂,但他不想继承父业,想独自出来闯。

晚餐后,Zac送我回家。

“Wanna come along?” 我邀约道。

“Sure if you don’t mind。”

按下15楼的键,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Zac悄悄地牵起我的手,我也顺势靠在他的肩膀,宽大的肩膀,像是我的靠山一样,有种安定的作用。

打开大门,让灯光流泻。“Whoa, your house is like a showroom!” 这是Zac对我家的第一个印像。”Make yourself at home, i go and do some coffee。” 旋身走进厨房,留下他四处走走。

捧着香味四溢的咖啡,Zac在我最爱的阳台,眺望夜景。

“You’ve got a nice view here。”Zac赞叹道。他抱着我,坐在懒椅上,静静地望着一片灯海。

Zac蜻蜓点水似的吻了我,问,“Can you sing for me?”

把手攀着他的脖子,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今夜,我容许我撒娇。

清唱着Mandy Moore的Only Hope

“There’s a song that’s inside of my soul,
It’s the one that I’ve tried to write over and over again….”

夜,很美。

Comments (3)

Older Posts »